Facebook(另開新視窗) Google(另開新視窗) 列印 轉寄
究計畫
台南與他地的道士儀式:以奏職授籙為中心

台南與他地的道士儀式:以奏職授籙為中心

葉春榮

一、前言

   本研究主要的目的在研究台南的道士與法師的宗教儀式,但不侷限於台南地區,也計畫將視角擴展至台灣北部(甚至大陸地區)的道士、法師,主要目的是比較研究,因為若沒有跟其他地方的比較,則無法瞭解及顯示出台南道士及法師的特色,以及台南的道事與法師在漢人宗教世界裡的地位。

   以往記錄台南的道士、法師的研究所在都有,但是以記述其歷史傳承或個別儀式者為多,但較為全面的描述或比較視野的研究甚少。

   本研究的主題之一是奏職授籙。台灣有史以來,都把道士晉升道長稱為奏職授籙,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然而道士被授與怎樣的籙,甚至說更根本的問題:什麼是籙,在道教界幾乎沒有人說得清楚。筆者對授籙、籙有完全不同於前人的看法。筆者認為台灣所有的道士晉升儀式,都只有奏職而沒有授籙。筆者認為籙是一種記載道士所領有的將吏名錄的憑證,然而因為天師府根本沒有籙,所以說從來不曾授籙。

   茲將筆者預計進行的道士、法師儀式說明如下。

 

道士儀式

   台灣的道士,相對於中國北方的全真而言,可說都屬於正一派。然而因為地區性的差異,大致可分為正一與靈寶兩派。北部的道士自稱正一,他們稱南部的道士為靈寶。主要的差別是北部的道士只從事紅事(宮廟與活人儀式),而南部的道士除了紅事之外,也處理喪事,因此北部的道士蔑稱南部的道士為靈寶。(這裡說的北部,以台北、基隆、宜蘭為主。新竹至台中之間,有的道士跟北部一樣只從事紅事,有的跟南部一樣,紅黑都做。)南部、北部的差異,可列表如下:

 

 

台南

台北

紅事

V

V

黑事

V

 

法事

 

V

奏職

登刀梯

無特定標準與儀式

 

   北部的正一道士以紅事為主,他們自稱「道法二門」,也就是說除了道事之外,他們也從事法事。他們平常在道壇裡以收驚、祭解之類的小法事替信徒解決問題,但他們之所以稱為道法二門,主要是因為他們做「大補運」這類的大法事,(大補運將在下節法師儀式裡敘述)

   本計畫預計研究的道事儀式包括:台南與台北的醮、超度(台南)、奏職儀式。筆者計畫將比較南北兩地的醮儀,並描述台南的超度儀式。因為醮與超度儀式較為人所熟知,此處不再贅述,此處要說明的是奏職授籙。

   奏職授籙是道士晉升道長一個重要的門檻,然而台南、台北兩地對奏職授籙的看法與重視的程度相當不同。

台灣南部的道士除了紅、黑道事,以登刀梯方式奏職授籙是個相當特別的儀式。相對的,台北的道士並無登刀梯儀式,台北的道士以個人的造詣達到老師及同行的認可為晉升道長的要件。在台北,一般而言,一個道士基本上要能演出四個朝科(早朝、午朝、晚朝、宿朝)以及大普度為晉升道長最基本的條件。然而這只是在演出儀式上的基本要求,其他做為道長應有的知識與條件,則依老師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考量。因為沒有登刀梯這類的儀式,因此台北道士的晉升,比較不重視公開的儀式,通常是請天師到儀式地點授與「萬法宗壇」之類的職牒。(天師只是授與職牒的權威代表之一,另有不同派別的宗壇也授與職牒。)

   相反的,南台灣的道士要晉升為道長,除了演出科儀的能力之外,登刀梯為重要的認可條件之一。一般人認為登刀梯顯示道士通過上天的考驗,上天同意他晉升為道長;道士則認為登刀梯的目的是因為海峽的隔閡,所以以此方式向龍虎山奏職(因此刀梯要朝向龍虎山)。筆者認為奏職授籙儀式的重要性不僅僅是公開進行的登刀梯儀式而已,登刀梯具有公開展現的儀式性效果,但登刀梯更重要的意義是道士藉著奏職授籙的儀式過程,所確立與顯示的新籙士與道教、超自然世界的神祇之間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得要由整個奏職授籙儀式才能瞭解。這也是本計畫預計要研究的論點之一。

   道士登刀梯之前,要舉辦一至三天的奏職芳醮。在玉壇發表時,要發表的各式封函、牒文數量之多寡,因為每位道長的傳承而有不同。根據筆者所見到的不同的登刀梯奏職儀式,所發表的封函、牒文,最少的一次只發表十二道公牒(又稱為十二或二十四廣化),最多的一次所發表的奏啟申文共87封函,牒文有57道,另有公牒12道,總共156道。大淵忍爾在台南蒐集到的資料則是,奏啟申文46道,牒文47(1983423-437)

   奏職要發表這麼多封函、牒文,表示此事要通告天地三界神祇,因此要發文給三界不同的單位,顯示奏職不單純是人間的儀式,而是把道士看成也是超自然世界的一部份。

道士做為超自然世界一部份的另一證據是籙。現在道士奏職的另一名稱是授籙,或者合稱為「奏職授籙」,南部的道士在奏職儀式時,常被稱為籙士、新籙士,萬法宗壇之類的職牒按照天壇玉格授與新籙士「太上三五都功經籙」之類的頭銜,然而這裡所說的「太上三五都功經籙」,是不是就是「授籙」的籙?大多數道士認為那就是籙,筆者認為不是。筆者認為大多數的道士並不清楚什麼是籙。

   筆者認為,道士之晉升雖然名義上是奏職授籙,但實際上是有職無籙,因為籙是一種記載道士所領有的將吏的名錄的一種憑證。現在台灣的天師府、江西龍虎山(以上為萬法宗壇)、閣皂山(靈寶宗壇)都已經沒有籙,就算可以找到一些樣本,也不知如何填寫、如何授籙,因此道士奏職時所說的授籙,筆者認為有名無實。依據筆者的研究,現在道教界比較完整的保存籙與授籙儀式的地方在江西修水的普濟道院與深圳的李雲山道長兩處,此外西安、北京也有。因此本計畫預計前往大陸蒐集授籙資料與觀察授籙儀式。

 

法師儀式

台南的道士跟法師是兩種相當不同的儀式專家,他們以不同的儀式為人服務。道士的儀式以建醮、禮斗、喪事為主,法師則以賞兵、過火、栽花換斗、進錢補運、打城等為主。

   台南的法師儀式種類繁多,大多針對問題進行儀式。譬如超度,這是可以簡化為一兩小時、由一兩(包括前後場)進行的法事;也可擴大為一天、由許多人進行的法事,完全由法師跟主家所商議的價錢而定。

   在台北,像台南一樣獨立作業的法師很少,道士兼行法師的工作,也就是說台北只有道士沒有法師,道士既行道事又行法事。台北最著名的法事是大補運(又稱為做獅或獅場),這是一種整整進行一天的法事,道士打扮成法師,自稱閭山門下,唱詞大多是白話易懂的七字仔。

茲將台南與台北的法事種類列表如下:

 

 

台南

台北

禳除

過火、送煞、煮油、送瘟、送虎、收內外煞、遶境、跳鍾馗、翻土、動土、破土、起土

入房收煞、送陰火

通過

過關、做十六歲、造橋過限、登刀梯、開光、 開廟門、觀神轎、退神、安神位、安座、打城、超度、牽藏、教嫺

 

改善

祭解、補運、請水、請火、梗元辰、梗四柱、隱身脫卦、進錢補運、建醮、關落陰、牽亡、栽花、禮斗、走赦、收魂、收驚、藏魂

大補運、分胎、落河搖孩兒、收魂轉竹、打天羅地網

歲時

拜天公、祝壽、三獻、做忌、送神、接神

 

撫慰

普度、燒庫錢、拜溪墘

 

酬謝

酬神、還願、拜園頭

 

 

預計完成工作:

   預計完成5萬字以上報告一篇。